您的位置 : 追梦小说网 > yabo88狗亚app > 重生 > 相思不胜愁

更新时间:2019-01-21 18:24:59

相思不胜愁 已完结

相思不胜愁

来源:微小宝作者:晓云分类:重生主角:姚莫婉夜君清

主角是姚莫婉夜君清的小说叫做《相思不胜愁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晓云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看似痴傻,却遇神杀神,遇佛弑佛,扮猪吃老虎!除了狠毒嫡母,宰了蛇蝎嫡姐,吓傻了无情父亲,气死了腹黑皇帝。终于可以逍遥离开,后面却跟了一堆痴情美男,这么多尾巴,怎么甩掉啊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客栈二楼房间内,汀月瞪大眼珠儿直直看着忙来忙去的姚莫婉,终是忍不住开口

“三小姐……你怎么会?”

“我怎么会这么清醒,是不是?亏得在怡香院走了一遭,脑子撞好了,不过能保住清白,还多亏了刘醒。汀月,是谁把你打成这样?你为什么害怕高嬷嬷看到我?如果我没记错,高嬷嬷是本……是姐姐自宫中选出来专门伺候母亲的!”姚莫婉面色沉凝,质疑道。

“好了?好了就好!呜呜……好了就好!小姐,你不能再回姚相府了!宫中传来消息,大小姐出事了,现在怕已经……高嬷嬷是大小姐选的,却是二小姐的心腹,这么些年,高嬷嬷一直依着大夫人的吩咐,在二夫人的汤药里下毒!昨晚奴婢无意间撞见高嬷嬷朝二夫人的碗里洒了好多黑色粉末,才被她绑起来关进柴房的,她还说已经将小姐送入青楼,奴婢一时气急,狠狠撞了她,她就将奴婢悬起来……小姐,我们离开皇城吧,若被大夫人看到你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汀月悲戚低泣,哽咽叙述。

“高嬷嬷……月儿,我不能走!痴痴呆呆十几年,我不曾为母亲做过什么,如今母亲惨死,身为女儿,若不能为她报仇,我便枉为人女,这里有一百两银票,莫婉谢你多年来对母亲的照顾,你可以走了。”姚莫婉将银票搁在汀月手里,肃然道。

看着手中银票,汀月只怔了片刻,便将它搥回到姚莫婉手里。

“小姐不走,月儿也不走!二夫人对月儿有救命之恩,如今二夫人惨死,月儿自当为她报仇!月儿以后便跟着小姐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”汀月悲愤开口,信誓旦旦。

“我向你保证,我们不会死。”姚莫婉拉过汀月的手,清越的声音透着让人不容质疑的坚定。

“小姐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回去向老爷揭发大夫人和高嬷嬷的恶行?”汀月仰起小脸,天真道。

“月儿,你记着,这个世上,我们不能倚仗任何人为我们出头,想要报仇,就只能靠自己。”艳绝双殊的容颜透着近似于冰冷的平淡,姚莫婉美眸微凛,继而拉过汀月。

“我问你,这些年大夫人和父亲的关系如何?”复仇的第一步,便是在姚相府立足,如果没有姚相府为依托,她要如何再进皇宫!而以她现在的身份,想要再回姚相府,必须先得到姚震庭的庇佑。

“这个月儿不清楚,不过月儿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大夫人在外面养了个唱戏的,好像是云德戏班的当家小生,叫娄玉心。大夫人经常趁老爷上朝的空档到云德楼私会娄玉心。这件事府上好些人都知道,千真万确!”汀月笃定道。

“娄玉心……”姚莫婉桃唇阖动,眼底划过一道精光。

“月儿,我现在还不能露面,你去帮我做两件事,第一件,偷偷回相府找刘醒来见我。第二件……”姚莫婉俯身到汀月身侧,喃喃细语,继而将姚图给她的所有银票全数交到了汀月手里。

翌日辰时,姚图按着平日的习惯走出府门,朝东侧大道望去,未见姚震庭的轿子,便回头嘱咐两侧护院家丁

“听说近日皇城来了些流荒的暴民,时不时出来哄抢东西,你们都睁大眼睛看仔细了,可别惊了老爷!”就在姚图开口之际,忽然自拐角处跑来一个身着戏装的男子。

“你是姚管家吧!不……不好了!姚夫人出事了!”男子满头大汗,双手搥在膝盖上,气喘吁吁。

“你是谁?”姚图目色微沉,警觉看向男子,狐疑问道。

“回姚管家,小的是唱戏的,姚夫人钱财外露,被那些暴民围起来了,现在云德戏班那儿乱作一团,班主也控制不住,急着差我过府通报一声,叫你们快去救人呢,那些暴民只认银子,他们可不认什么相府夫人呐!”男子急声催促。

姚图闻声,正欲问清楚,却听背后有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四人抬的轿子里,姚震庭以指挑开轿帘,冷声问道。

“回老爷,这戏子说夫人在云德戏班听戏时遇了意外,老奴这就差人手去救夫人!”姚图据实禀报。

“多叫上几个人,老夫要亲自看看,到底是哪些不长眼的暴民,居然抢到老夫头上了!”姚震庭冷嗤开口,旋即撩下轿帘。轿夫们自是领会其意,齐齐朝云德戏班而去,姚图虽有疑惑,却也来不及思虑,便急急叫上十几个护院随后跟了上去。

轿内,姚震庭单手抚弄墨绿色翡翠扳指,目色幽寒,今日早朝,他已证实昨日素鸾自宫中传出的消息是真的,如今朝中王,谢,庾,桓四大家族虎视眈眈,后宫妃位中,这四家占了个全,原本自家女儿,一个贵为皇后,另一个是贵妃,他倒也有恃无恐,如今看来,姚府的荣衰全都要靠姚素鸾了,若非如此,他也不必非要走这一遭,刻意讨好窦香兰。

深巷内

刘醒带着刚刚那位身着戏服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“事情都办好了?”汀月狐疑看向刘醒。见刘醒点头后,方才将手中剩余的银票递向男子。

“您放心,小的已将一整瓶催情药全都倒进酒里,这会儿估摸着娄玉心与姚夫人正忘我的翻云覆雨,颠鸾倒凤呢!平日里姚夫人与娄玉心私会,云德戏班上下都会退避三舍,找借口出去溜达,所以现在云德楼里就只有他们两人,而且小的已将云德楼的锁给打开了,还有……”男子还欲再说,却被汀月打断

“拿着这些,离开皇城,你该知道,若被相爷找着你,会是什么下场。”汀月好意提醒道。

“知道,知道。小的这就走!一刻钟也不耽搁!”男子拿着银票颠颠儿的走出巷子。

男子前脚离开,汀月与刘醒便匆匆回了客栈。

“汀月,我到现在还觉得是做梦一样,三小姐真的变聪明了?”刘醒扫过人群,低声开口,眼底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。

“若不是三小姐设计这出戏,我也不相信,这次大夫人要倒霉了,真是大快人心!”汀月与刘醒说话间抄小路,直奔云德楼而去。

云德楼位于兴华街东侧,白天基本不开张,只有晚上才开始搭台,姚图到了云德楼便觉出事有蹊跷,只是老爷已经来了,而且窦香兰那跋扈的脾气也让他吃过不少苦,此时,他自是没必要多管闲事。

“老爷,云德楼到了。”轿子落下,姚图上前掀起轿帘,姚震庭抬头看了眼左手边的二层建筑,眉头微皱,犹豫片刻后,还是走下轿来。

“不是说有暴民闹事吗?”姚震庭迈过轿杆走到云德楼前,狐疑问道。身侧,姚图下意识推了下云德楼的门,却听吱呀一声,门竟没有锁。

姚震庭想也没想的走了进去,姚图正欲命护院跟上,却在下一秒被姚震庭挡了下来。

“他们留在外面,你跟老夫进来!”姚震庭进门一刻,便隐约听到窦香兰肆意狂笑的声音,遂拦下护院,只叫了姚图一人。

走进云德楼,里面是内敞式建筑,入眼的除了一些桌椅板凳外,便是中间的戏台,装修尚算华丽。

“玉心……你有没有想人家?”姚图才一进来,便听到窦香兰发嗲的声音自二楼传了出来。

“老爷……”姚图请示般看向姚震庭。

“你留在这儿,不许任何人进来。”姚震庭沉声开口,虽面色无波,可眼睛里却涌动着滔天骇浪。姚图不语,默默守在门口。

此时,姚震庭已然迈着暴戾的步子一步步走上楼梯,那入耳的淫声越发清晰。

“自然是想的,便是做梦都对香兰你念念不忘,可惜玉心只是个戏子,配不得你的身份,要不然,玉心定会带你远走高飞,再也不偷偷摸摸…….”酒过三旬,包厢内娄玉心只觉浑身热血沸腾,一把将窦香兰拉进怀里,手掌迫不及待的揉搓着窦香兰胸前呼之欲出的丰盈,口中说着违心的话。

“你这小心肝儿,说话就是讨人喜欢,玉心,亲我……”天雷勾地火,窦香兰只觉心痒难奈,火热的身体不时在娄玉心怀里扭蹭起来。

“玉心句句可昭日月……”娄玉心男生女相,粉面桃唇,倒也不失为一个美男子,此刻,娄玉心正肆无忌惮的拽下窦香兰的外裳,双唇狠狠吻着窦香兰雪白的玉颈。因为催情药的缘故,二人几乎没有过多的前奏,便直接进入主题。

“呃……玉心,快点,喔—”窦香兰被娄玉心挑逗的意乱情迷,发髻凌乱着披散下来,双手游走在娄玉心有力性感的躯体上,甚是欢愉。

窦香兰的声音加之体内的催情药,使得娄玉心似打了鸡血般猛抓起窦香兰的玉腿,奋力冲刺。

透过包厢的缝隙,姚震庭将眼前的旖旎春色尽收眼底,深沉的眸闪烁着嗜血的赤红,额头青筋暴起,双手在袖内攥成拳头,翡翠扳指儿咯的手指生疼姚震庭却不为所动,此时此刻,他当真想冲进去要了这对狗男女的命,可是,他忍住了。

姚震庭薄唇紧抿,身体因为愤怒愈渐颤抖,‘咔嚓’一声,扳指儿断裂摔在地上的声音丝毫没影响包厢内两个激情澎湃的身影。蓦地,姚震庭陡然转身,一步步退离包厢,脚步异常沉重的走了下来。

“老爷……”见姚震庭脸色煞白,姚图忧心上前。

“今天的事不准泄露一字,走。”低戈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意,姚震庭冷声吩咐,先一步走出云德楼,姚图下意识瞥了眼二楼包厢,眉毛微挑了两下,便急急跟了出去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  • 大恩成仇
  • 第二章 傻女被欺
  • 第三章 意外重生
  • 第四章 捉奸在床
  • 第五章 羹中有毒
  • 第六章 若没毒,狗为什么会死?
  • 第七章 活活打死的小白脸儿
  • 第八章 风尘里打着滚儿
  • 第九章 比雷还暴躁的脾气

猜你喜欢

  1. 玄幻小说
  2. 仙侠小说
  3. 民国小说
  4. 欢喜冤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